English

電力人口述歷史:關于對澳供電的那些事兒

南方電網公司2019-12-19

  今年是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也是南方電網對澳門供電35周年。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1日,南方電網向澳門輸送電量累計突破500億千瓦時,達到500.09億千瓦時,實現對澳供電量的歷史新突破。

  廣東對澳門供電始于1984年7月,那時候,珠海電網由110千伏珠澳AB線向澳門供電,年供電量僅有0.47億千瓦時。至1999年回歸當年,對澳供電量1.95億千瓦時,現在,通過6回220千伏線路、4回110千伏線路對澳門供電,2018年全年對澳送電約49億千瓦時,年送電規模較1999年回歸當年增長約24倍。

  對澳供電背后到底有著怎樣的故事?我們走訪了3位資深電力人,他們既是親歷者,也是參與者。從他們的口述中,我們聽到了許多不為人知的點點滴滴,感受到了那些年的艱辛與不易,也感受到了這些年的飛速發展。

  1984年粵澳聯網的親歷者段光輝:一切都仍歷歷在目

  段光輝,1943年10月出生,河北石家莊人,原南方電網廣東珠海供電局局長、黨委書記。1968年畢業于北京農業機械化學院,曾在青海省共和縣工作。1980年調入珠海供電局。2003年退休。 

  他是珠海電網建設的見證者,他是粵澳聯網的親歷者。當他口述那段光輝歲月,仿佛一切都仍歷歷在目。

  上世紀80年代,珠海輸入澳門澳北變電站110千伏架空線路。(資料圖片)

  上世紀80年代,向澳門供電的110千伏輸電線路。(資料圖片)

  1983年9月,220千伏珠海變電站順利建成投產,為省澳聯網、對澳供電打下了堅實基礎。(資料圖片)

  1994年3月29日,段光輝(前排右)參加珠海供電局、澳力電纜有限公司、中國銀行珠海分行三方訂貨簽約儀式。鄒凡 攝

  1994年3月29日,珠海供電局、澳力電纜有限公司珠澳珠欄110kV電纜簽字儀式現場。鄒凡 攝

  珠海變電站對澳供電啟動場景。(資料圖片)

  除了語言不通,還有文化上的差異

  和現在打造粵港澳大灣區一樣,當時決定粵澳聯網也是順勢而為。大家知道,珠海毗鄰的澳門,雖然面積不大,但那時候澳門的經濟要比珠海好很多,用電量也多好幾倍。澳門三島(澳門、氹仔、路環)是個獨立小電網,靠兩座燃油發電廠發電,容量不大,發電成本和電價卻很高,用電高峰期供電能力捉襟見肘,噪音和污染也讓當地居民不堪其擾。據我所知,當時廣東的峰谷差值很大,晚上10時之后電力有不少富余,而澳門因為經濟結構與廣東不同,峰谷時段存在明顯差異。從經濟性角度考慮,粵澳聯網對雙方都有利。

  為解決澳門的供電矛盾,根據1981年廣東省電力局與澳門電力公司簽訂的補償貿易供電合同,由澳電出資2億港元,以珠海變電站為樞紐,建設220千伏電源進線(由江門北街變電站供出)Ⅰ回路,110千伏出線至澳門澳北變電站Ⅱ回線(即珠澳A、B線)。1984年7月,江珠澳第一條電力“大動脈”全線貫通,珠澳兩地成功聯網供電,廣東向澳門供電的序幕由此拉開。

  為了協商兩地供電業務,我經常與澳門電力公司的同行們交流,時隔多年,當年我們談了哪些內容,通過了哪些決意,想出了哪些措施,我已經記不清了,但當時開會的場景我卻歷歷在目。我是河北人,平時大多是講普通話,到珠海工作后會聽會講很不標準的粵語。而澳門電力公司那邊的葡國董事長說葡萄牙語,與我們開會都要帶秘書作為翻譯。這些秘書懂粵語,普通話也會聽,但說得不太好。而我們外事處的翻譯只會用英語交流,粵語大都說不好,更不會葡語。我方有的領導和技術人員的普通話地方口音很重,澳方秘書都聽不懂。這時我就硬著頭皮上場,把我方的漢語方言翻譯成粵語,再由澳方秘書翻譯成葡語,就非常好使了。

  除了語言不通,還有文化上的差異,也會有一些碰撞。1984年還發生了這么一樁令人尷尬不已的事情。那時粵澳剛剛聯網,有天晚上,我忽然想起事情要找澳電高層高談,也沒多想就直奔到了對方家里,進門后卻發現屋里賓客云集,細聲一問才知道當晚是“平安夜”,相當于我們農歷的大年三十。雖然對方熱情招待了我,我還是深感冒昧,事后專門打電話致歉。

  珠澳聯網,為我們打開了對外交流第一扇窗。除了先進的設備技術、成熟的管理經驗讓令人大開眼界之外,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觀念上帶來的沖擊。很多方面值得我們借鑒學習,比如營銷服務,在澳門那邊“以客為尊”這些理念早已融入人家的骨髓里去了。這一點,從當年的陳文英局長第一次帶我們去參觀澳門電力公司的供電服務大廳時,觀察到他們的客戶服務體貼、用心而全面,我對此就深有感觸。

  啃骨頭、吃螃蟹,敢闖、敢試、敢為天下先

  珠澳聯網第二期工程之一的南屏變電站,是全國首座采用國產220千伏綜合自動化的變電站。當年建設220千伏南屏變電站,我們是首次將綜合自動化使用在220千伏重要變電站。這不僅是第一次吃螃蟹,可說當時這個螃蟹都還沒有成熟。

  其實微機保護裝置已經多處使用很成熟了,實時監控系統也比較成熟了。但變電站信息管理系統還只有平臺沒有需求邏輯和數據,正需要一個真實的需求使用環境才能完成開發。我們和北京四方公司楊奇遜院士的研發團隊合作,把工作票、操作票、設備儀表巡檢、巡視記錄、站長值長工作指令及實施后果等,都用微機來進行,共同開發和反復試驗調試,終于圓滿完成了這個“啃骨頭、吃螃蟹”任務。

  這個變電站是1997年6月3日投運的,趕在香港回歸前夕。后來到珠海參觀220千伏變電站綜合自動化的設計、施工、運行單位非常多,這對我們特區電力人敢闖、敢試、敢為天下先的開拓進取精神也是一種肯定和鼓勵。

  從事檢修專業22年的老師傅王嘯峰:每一個項目都是硬仗

  王嘯峰從事檢修專業22年,負責過大修技改工程共計50余項,全部提前或按時完工。身為共產黨員的王嘯峰十分專注技術創新研究,如同一顆銳意創新的“螺絲釘”,在工作崗位上取得一個又一個了不起的成績,先后獲得珠海特級工匠、南方電網廣東電網公司技術能手稱號、優秀共產黨員及黨員示范崗等榮譽。今年12月20日是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紀念日。隨著這一日子的臨近,南方電網廣東珠海供電局變電管理所變電檢修二班技術員王嘯峰正面臨職業生涯的一大挑戰: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他要完成兩座500千伏變電站的防事故檢修工作,并在回歸紀念日前一個星期交付工程。

  王嘯峰在變電站內對設備運行情況進行檢查。

  王嘯峰(左一)對變電站內設備開展夜間巡視。

  王嘯峰正在對設備進行仔細檢修。

  澳門回歸那一年,我26歲

  還記得迎接澳門回歸的那一年,當年26歲的我已參加工作3年,剛到高壓試驗班任職高壓試驗班員,由于剛換了專業工作,我主要忙于在澳門回歸前完成試驗周期到期設備的試驗,保證沒有超期設備運行。我也參與了值班工作,準備好相關設備和材料,隨時準備應付突發事件,和試驗班團隊的同事們站在供電一線,確保期間電力安全可靠供應,電網和設備安全穩定運行,以及對澳供電和對相關重要場所供電的安全可靠。

  今年澳門回歸20周年,我目前負責的主要是一些急難險重的大修技改項目的實施。回想起20年前,我畢業不久還算是初出茅廬,對很多工作不算很熟悉也不是很專業。經過了公司多年的培養,現在的我已經是一名高技能的黨員,很多事情上都要身先士卒,做好榜樣作用,不但要去完成急難險重的大修技改項目,還要大力進行創新工作,引領年輕人倔壯成長。

  壓力有時也是一種動力

  澳門回歸保供電20周年工作,時間緊、任務重,每一個項目都是硬仗。現在覺得壓力的確很大,怕事情沒有做好,怕沒有給年輕人好的引領等,但是壓力有時也是一種動力,迎難而上就是一名黨員應該做的事情。我希望自己能為年輕的供電人帶來更多正能量。

  由于工作的關系,我與澳門電力工作人員常有接觸,對澳門電力有一定的了解。在我看來,澳門電力自回歸至今變化挺大。以前珠澳的網絡聯系不是很強,現在已經有了220kV的線路連接。就算是超強臺風再度來襲,我們也能保證對澳供電的可靠性,為澳門災后搶修帶來電力保證。

  在變電檢修領域摸爬滾打了22年,我目前共獲得19項專利,還有多項專利在申請中。其中一項專利來源于我目前正在操刀的重要項目、橫琴智慧變電站項目的子項目之一——《500千伏國安變電站等4座變電站現場作業三維一體化管控系統設備加裝》。橫琴智慧變電站建設是展現泛在電力物聯網建設成效的重要窗口,也是推動南方電網公司“智慧生產”體系落地的示范工程。橫琴智慧變電站的主要作用在于減員增效、加強管理,同時提高橫琴供電可靠性。智慧變電站建成后將實現設備狀況一目了然、風險管控一線貫穿、生產操作一鍵可達、決策指揮一體作戰,不但提高了對澳門供電的可靠性,也為橫琴居民提供安全穩定的用電保障。

  這20年,珠海電網經過南網人的不斷奮斗,已經十分可靠,搶修管理、備品備件管理、應急方案齊備。作為一名普通市民,我也很滿意南方電網提供的服務。身為一名南網人,我會很驕傲地和身邊的人說:有什么直接撥打95598,就會有一站式的服務。我相信珠海電力人可以做到全國最好。

  常年奮戰在電力一線,我非常感激家人對我的支持。最苦最累可能是家里人吧,我照顧得比較少,父母主要還是弟弟幫忙照顧多一點,孩子主要是愛人幫忙照顧多一些。我覺得這份工作讓我覺得最有成就感和自豪感的就是:徒弟都是一幫能力很強的電力人,在各自崗位上發光發熱。

  凡是來我們班組的人,我都是要求他們先學會刻苦耐勞,因為人的天資是客觀有區別的,但是,只要是我們盡力了,就值得被尊重,無論從事的是什么行業、什么崗位。

  常年和電纜打交道的朱五洲:情系對澳供電

  朱五洲,廣東河源人,1994年7月畢業后加入珠海電力建設工程有限公司電纜班,次年參與建設對澳供電第一條電纜線路(也是珠海的第一條高壓輸電電纜線路)。2004年8月調任南方電網廣東珠海供電局輸電部電纜二班副班長。2008年參與對澳供電第一條220千伏電纜線路建設。2014年調任珠海供電局輸電部電纜一班班長,從事電纜線路運維工作至今。

  朱五洲在檢查橫琴電纜隧道中對澳供電設備的運行狀態。朱甸 攝

  在珠海橫琴綜合管廊電力隧道里,朱五洲指導徒弟操作巡檢機器人對電纜隧道進行動態巡檢。林丹丹 攝

  南方電網廣東珠海供電局啟用“人巡+機巡”的模式,朱五洲與同事在對橫琴新區綜合管廊中涉澳供電線路進行特巡特維。朱甸 攝

  在朱五洲看來,電纜設備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看著他們建起來、安全運行,提供可靠的電能,非常有成就感。林丹丹 攝

  我和電纜不得不說的故事

  1995年,珠海市政府決定將正運行中的110千伏珠澳AB架空線改為地下電纜,我認為主要是從提高對澳供電線路抗風險能力方面考慮的。珠海靠海,打臺風是每年的“慣例”。若遇到強臺風或者超強臺風正面襲擊,會對架空線路造成較大的威脅,不僅電線可能被吹斷,就連電桿都可能被吹斷吹倒。但電纜就不同,等于把輸電線路埋到了地下,風吹不到雨打不著,抗風能力比起架空線路就非常明顯了。其次,是出于城市規劃的需求。這條線路有7公里多長,近30米寬,如果全是架空線路,不光影響城市景觀,還會占據很多土地。現在你看,這條電纜線經過的蘭埔、前山,那時都是爛地,現在哪一塊區域都發展得很好,一片繁華景象,證明當初這個決定真的非常有先見之明。

  在架設這條電纜線路之前,珠海的中壓電纜線路用的都是油紙電纜,這種電纜在使用過程中容易漏油著火,爆炸風險較高,可靠性低。工程開建后,我們第一次使用塑料電纜。在施工現場看到澳洲專家打磨好的電纜接口那么平滑,都不敢相信是人手打磨出來的。一問才知道接口尺寸誤差不能超過正負2毫米,而且關鍵是這個步驟還沒辦法用機器操作,現場還要搭無塵棚控制溫度、濕度。那時我才知道原來纜附件安裝工藝竟然是那么復雜、精細的,稍有差池,電纜接駁通電后就容易被擊穿而發生事故。

  到我自己打磨的時候,才覺得簡直是太不簡單了!打磨一個電纜接頭絕緣,就要用到240、320、400、600四種不同的砂帶,從粗到細要打磨四次,一個人的話光打磨接頭兩端的絕緣就要耗費一天的時間,才能保證絕緣表面的光滑度。你可以想象一下:你的手做著同一個打磨動作,一天下來是什么感覺。就和你平時沒打羽毛球,然后某一天突然去打了一場激烈的比賽,第二天你就會覺得手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抬都抬不起來,就是這種感覺。除了手疼,還有水泡,手掌上一排好幾個。但工作不能停,還是得繼續,所以水泡破了結痂,然后又起新的水泡……當時那條電纜大概有90多個接口,其中我負責的有20多個。到打磨完工的時候,我的手都不知道脫了多少層皮,手上看上去斑斑點點的,都是水泡留下的痕跡。

  除了身體上的疼痛,心里一開始也很忐忑。為什么呢?這個電纜都是500米一根,按輸電距離預定好數量的。要是電纜口沒磨好,可不是說可以裁掉一米重新磨的,就等于整根都報廢,必須重新訂一根了。那時我還是新手,心里自然緊張,生怕一不小心把電纜頭磨壞了。

  那一個多月我都沒見過太陽

  到第二條對澳供電電纜通道投產時,已經是2008年。該工程是2007年12月開建的,但到2008年1月的時候,中國就碰到了歷史罕見的冰災,雖然珠海本身受災不嚴重,但當時局里很多技術骨干都到粵北、黔東一線協助抗冰救災去了,人手嚴重不足,只能加班加點奮戰。我記得那一個多月我都沒見過太陽,因為每天不到6點就起床出門去現場下井了,晚上7點多才收工。

  好不容易扛過了寒冬,又到了臺風季,更不省事。記得有一次臺風雨特別大,接頭井里積水不斷升高,還有不少電纜尚未接駁好,必須趕在雨水浸到之前做好防水處理。我趕緊帶著班員下井,但水漲的速度真的是快啊,不多一個小時就漫到我大腿了,電纜井就好像一個小型游泳池一樣,那么深的水走起路來都有點困難了。但那時已經顧不上那么多了,一心只想著要抓緊搶救電纜,不然泡湯的可不是一根電纜那么簡單,是整個工程了。我的班員們也很爭氣,泡在水里,沒有多余的一句話,爭分奪秒專心處理電纜,最后我們趕在雨水浸到之前處理好了所有電纜。從井里出來的時候,我褲子上都是泥漿,走在路上,別人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我,都覺得這個人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現在回頭想想那時的情形,還是覺得很緊張。

  能夠參對澳供電的第一條、第二條電纜輸電線路建設,我覺得非常光榮和自豪,但是沒有參與三條即琴蓮220千伏電纜線路工程的建設,我也不覺得可惜,畢竟要讓年輕人去歷練,未來屬于他們的。能參加對澳供電建設的員工都是局里頂尖的技術骨干,我帶的徒弟就參與了這個項目,他們就代表了我。聽我徒弟說起,這個工程要跨越十字門水道,從橫琴側的接頭井到澳門蓮花站的接收井,共有600多米,跨海工程規模在廣東省內電力工程中屬于首次,采用的也是最新工藝、最高技術。所以我也真的是感慨:1995年局里建設高壓電纜還要從零學起,如今也能躋身省內領先行列了。現在我們局一共有104回高壓電纜線路,全長341.6公里。

  我和澳門的緣分啊,其實也沒有斷,2014年我調任珠海供電局輸電部電纜一班班長,琴蓮220千伏電纜線就是我負責運維的主要內容,雖然不在一線建設了,但幕后運維這擔子可半點沒減輕,一年365日,就算是春節,我也要去巡線,一方面出于責任不敢懈怠,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對澳門特別的愛,每日看看才踏實。在我看來,這些電纜設備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看著他們建起來、安全運行,提供可靠的電能,非常有成就感。

  2018年9月16日,強臺風“山竹”來勢洶洶,在其過境珠海期間,港珠澳大橋供電穩定正常,大橋當晚照常亮燈。

  2019年12月,從建設中的珠海橫琴遠眺澳門,珠海、澳門兩地夜景相映生輝。林丹丹 攝

  2019年12月,美輪美奐的澳門夜景。周東興 攝

  2019年12月,燈光璀璨的珠澳兩地夜景。周東興 攝

  現如今,粵港澳大灣區的全面建設,對澳門供電可靠性提出了更高要求。目前,南方電網公司已發布服務粵港澳大灣區發展26項重點舉措,計劃今后五年內在珠三角電網投資超1700億元,構建與國際一流灣區相匹配的能源保障體系,全力服務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持續提升供電可靠性。在這背后,少不了一代代電網人的辛勤付出。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林丹丹

  南網傳媒全媒體通訊員:沈詩鳴 柳曉春 曾佳程 黃珊珊

亿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lol|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 JBO官网| JBO官网| 竞博| JBO竞博| 竞博电竞|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