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原油過剩遇到全球性疫情蔓延 你還會選擇新能源汽車嗎?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0-04-10

  從今年3月開始,原油價格出現史詩級崩盤,3月30日原油大跌7.3%,創下18年來最低點,至每桶19.93美元,跌破20美元關口。疫情一來,國內的新能源汽車消費已經受到打擊。石油閃崩,打擊變成暴擊,但始終只停留在市場情緒層面。不難理解,一方面新能源近年內加速推進使得石油市場產能過剩,而目前又遇上全球性疫情蔓延,交通運輸、航空、船運及煉廠用油的需求都在減少,因此原油過剩直接引發了此次油價大跌。這種變動反應在汽車行業上,將給國內老牌汽車行業龍頭帶來很大的喘息時間。同時,這對于正在發力的新能源汽車行業將帶來哪些影響呢?

  最清晰的價碼:美國亦需減產

  4月2日,特朗普親自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通了電話。通話后特朗普對外宣稱,沙特和俄羅斯已經相互洽談,雙方都想要達成減產協議,可能減產1000萬桶/天以上,他本人則希望減少力度達到1500萬桶/天。

  然而此事卻如羅生門。沙特和俄羅斯迅速作出了表態。俄羅斯斷然否認普京與穆罕默德王儲通過電話;歐佩克代表則稱沙特和俄羅斯沒有達成任何規模的減產協議,并隨即表示,沙特希望非歐佩克+產油國也能參會,“美國應該加入新的OPEC+減產協議”。

  可見,沙特呼吁的“非歐佩克+的產油國”不單指俄羅斯,還有美國、加拿大、巴西。而后,有媒體消息稱,只有不屬于OPEC+的一些大型產油國加入減產,沙特才會準備減產。

  基本上,這等于是沙特最清晰的價碼:美國亦需減產。

  在沙特亮明價碼后,特朗普態度反而轉為強硬,于4月4日的記者會上威脅加征關稅,這非常符合特朗普的風格。但別忘了,沙特穆罕默德王儲和普京是兩位政治強人,這種“硬碰硬”的招數好用嗎?

  美國國內大小油企、產業鏈上下游公司各自有各自的利益。要協調所有人利益,弄出一套大家認可的減產方案,難度堪比登天。特別是已經進入大選期,特朗普還想收獲這一群人的選票。再退一步講,如果特朗普真的能拿出減產方案,那就是對俄羅斯作了重大讓步,民主黨必會就此大做文章。

  可見,眼下最扛不住低油價的,并非穆罕默德王儲和普京,而是特朗普。沙特與俄羅斯已然做出“默契棋局”,就看特朗普如何接招。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新冠肺炎令全球能源需求大減,是沙特和俄羅斯兩國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沙特和俄羅斯愿意于宏球經濟下行時大開產能,大打減價戰,是與其生產成本有關。沙特的產油成本為全球最低,每桶約為9美元,而競爭對手俄羅斯的成本雖然需要19美元,但亦位列全球第四低,大有本錢以本傷人。

  可是,土地下的“黑金”雖是天降橫財,既可使一國致富,但亦可使一國不思進取,過度依賴出售天然資源過活。在表面風光背后,沙特和俄國兩國的公共財政來源主要依靠出售石油或天然氣,減價戰終歸也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暗戰。

  在需求減、供應增的情況下,兩國的財政問題定會愈演愈烈,未必能長時期支持做虧本生意。

  美國近年石油產能大增,是由于2010年代的頁巖氣技術革命所致,但由于不少中、小型生產商的產油成本高達55至65美元一桶,難以在減價戰求存,只有少數行業龍頭可在油價處于25至35美元繼續營運。

  縱然沙特、俄羅斯在原油市場斗得難分難解,但兩國關系的本質并非意識形態的對手,而是各取所需的商業伙伴,故共同利益亦會驅使兩國聯手阻止最壞的情況發生。俄羅斯與沙特短期內只需要搶走美國的部分市場份額,其實已可鳴金收兵,商討減產協議。

  需求如此疲軟,價格如此低廉,世界上大部分的生產商將被迫停產。隨著需求不斷下滑,美國的頁巖油企業,庫存空間即將爆滿,不管是沙特、俄羅斯還是美國,除了減產似乎已經別無選擇,對于其他產石油國而言更是如此。或許等三大巨頭坐下來談判方見分曉。也許,最終他們會把油價維持在一個合理的水平,不會容忍油價這么跌下去。

  對新能源車的影響幾何?

  新能源司機高價買車,還沒等到把老本賺回來卻等來了油價大跌。目前不少地方在推動網約車新能源化,油價的下跌確實影響了一部分人的購車選擇,但是很多新能源車主都說:“再也開不回燃油車了。”開不回燃油車的原因并不僅僅是它的用車成本比較低。

  原油暴跌對于汽車行業尤其對于新能源汽車,意味著什么?其實從用戶角度看,這種影響更多停留在情緒層面,遠不如車價和消費金融政策來的具體實在。而從行業角度來說,新能源汽車是國家能源戰略和科技戰略發展的重要立足點,國際油價的劇烈波動只能強化這一戰略決心,大方向不可能回頭。

  “油價過低,會傷害到新能源創新”,央視財經評論員章弘曾表示,長期享受這種低油價,可能對新能源行業發展的各個領域,包括對新能源汽車的研發以及消費者的追求,帶來傷害。

  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在2016年初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低油價會對電動汽車行業造成傷害”。芝加哥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顯示,若油價維持在50美元/桶,那電動車的發展將會步履維艱,直到電池技術取得質的突破為止。

  不過,在匯豐晉信基金的研究人員看來,油價大幅走低,短期內可能影響新能源汽車的銷量;但從中長期來看,并不會對新能源汽車市場造成什么實質性影響。理由是:相對燃油車,新能源汽車在智能化等方面有全方位的提升;即使油價下跌,使用期間,新能源汽車仍然具較高的經濟性;外加環保、減排等原因,新能源車逐漸取代燃油車難被逆轉。

  另有業內人士指出,對我國而言,發展新能源汽車是國家戰略,我國為擺脫對外石油依賴,必須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此外,發展新能源汽車也是為了實現車輛技術上的彎道超車,擺脫國外燃油車技術壁壘。

  蝴蝶已經煽動了翅膀,但是效應并不會立馬顯現,變動所引發的結局如何只有時間才能最終評判。而無論原油價格戰最終是什么走向,新能源汽車行業的未來也不應該只是被動接招。下一步,我們慢慢來看。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韓曉彤 綜合整理

亿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JBO|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