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數字技術的發展與爭議
便捷性與隱私安全不是“魚與熊掌”的關系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0-04-21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停工停產居家辦公,催化了數字技術的發展應用。開辦公會用上了釘釘等辦公工具,購物消費通過淘寶、京東網上下單送貨上門,疫情防控掃一掃手機健康碼就好……人們突然發現,假如缺少數字技術,在疫情這一特殊時期,不止損失了快捷方便,而且簡直連活下去都很難。

  然而,當技術在疫情中催化發展的同時,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被再次放大——隱私安全。給手機和電腦安上軟件享受便捷生活與工作時,我們的個人資料也不得不交與軟件公司。即便是政府推出的官方健康碼,我們在填寫身份證號等重要信息時也不免猶豫。

  技術帶來的便捷性與隱私安全的問題,似乎是“魚與熊掌,不可得兼”的關系。在享受便捷性的同時,個人隱私也在有意無意間被泄露。但如果我們再作進一步的思考,單純從時間推移角度想一想:我們如今個人信息隱私保護措施,較之數年、數十年前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很顯然,答案是前者。但為何,人類的感受恰恰相反,明明“兼得了魚與熊掌”卻不自知呢?

  A 其實個人隱私更安全了

  近日,蘋果、谷歌兩家科技巨頭表示,為幫助民眾了解自己是否曾與新冠肺炎疫情確診患者有過近距離接觸,雙方將攜手開發一款軟件。要實現軟件功能,民眾得同意自己的智能手機與附近人建立連接。雖然軟件依托藍牙技術,但仍舊無法打消人們對于侵犯隱私權的擔憂。

  而隱私權的保護,恰恰是蘋果公司長期以來為消費者樹立的良好形象。蘋果基于獨立系統,與客戶達成高度信任,保障信息安全,吸引到無數果粉。如今為了支持全社會抗擊疫情,該公司也不得不采取一種讓人值得商榷的方式。

  事實上,在疫情全球蔓延的形勢下,一些國家和地區已經采取了較為明確的通過數字技術來提升抗疫效率的舉措。

  在韓國,政府利用監控錄像、智能手機的位置數據和信用卡消費記錄來幫助追蹤疫情患者近期活動,并確立病毒傳播鏈。在中國,政府要求民眾在手機上安裝健康碼程序,而一旦跨省域流動,相關部門將通過通信公司查詢號碼所屬人行程軌跡。

  這些強制手段,自然引發了社會各界對于公民隱私權的激烈探討,但實際效果是,手段強硬度越高,抗疫收效也越明顯。

  選擇個人身體健康、生活方便快捷,還是個人隱私安全,似乎是個兩難問題。這也就是為什么,當韓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主任鄭恩京表示“在保護個人人權及隱私與預防大規模感染、維護公眾利益之間,我們會取得平衡”時,很難有人相信,這種平衡能夠維持。

  但是,隱私保護并非只是現階段、或許最近歷史時期才出現。它是一個貫穿人類歷史的老問題。

  歐洲中世紀、中國封建時代及以前時代自不必討論,很多人連基本的人權都沒有,完完全全是他人的附屬品,更遑論隱私了。那時,有些人的隱私被肆意侵犯,然而社會卻并不認為這是個問題。

  隨著近代科學技術的發展,人類逐漸步入更為文明的社會,隱私權成了不可撼動的基本權利。“風能進、雨能進,但國王不能進。”——諸如此類諺語的背后,是廣大民眾基于契約精神形成的法律條文對隱私權的保護。

  但即便如此,海內外也不乏侵犯隱私的典型案例,因為公權力并不能被時刻制約。美國前總統尼克松“水門事件”,及與之類似的系列“竊聽門”丑聞,在不同國家和地區屢有上演,由此帶來的民眾對于人權的一次次抗爭,進而促成社會的進步。

  我們冷靜細思發現,無論如何,隨著時間的推進,民眾的隱私權被法律和道德保護得更好。在當今社會,出現大規模集體化故意為之的隱私泄露事件,幾乎絕跡。出現相對普遍的情況是,黑客通過技術手段抓住漏洞入侵網絡,導致信息大面積泄露。而這種情況,似乎也并不太多見。

  B 便捷性與隱私安全的兼得

  既然如此,為什么人們會產生這樣一種感覺:隱私較之前時代更容易被泄露侵犯?

  原因是多方面的,像民眾依法維權意識的增強等。但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伴隨數字技術的發展,當今社會產生了海量的數據信息,有專家甚至指出,這是人類歷史上第四次科技革命。而且,這次革命較此前三次最顯著不同點,正是基于信息化。

  信息成幾何級爆炸式增加,誰又能保證個人信息不會泄露得多?從純數學的角度看,如果要比較當今時代與歷史上其他時代的隱私保護程度,那么就應該建立一個大數據模型,比較泄露信息在全體信息中的比重。這一數據孰多孰少,就直觀反映出不同時代的隱私保護程度。如對不同信息嚴重程度做分類加權,或許這種反映將更加準確。

  然而,這純屬設想,現實中模型根本無法建立。別說之前的時代,就是當今社會,也沒有誰能造出這樣一種模型來。畢竟,不是所有信息都能被記錄和量化。

  但身處如此海量信息的世界,數字技術為每個人的工作生活提供如此大的便捷度,與之相對拋出一些個人信息,尤其是諸如身份證、家庭地址等關鍵信息的占比有多大?每個人可以自己粗略掂量,畢竟這無法計算。

  但可以實實在在看到的是,人們用有限的信息,來換取生活的便捷。而且在絕大多數時候,這種選擇是自愿而非強迫的。我們有理由相信,每個人在做出選擇之前,都是經過一番考量的——掃過這個二維碼,提供手機號獲得優惠——這種交換值得才會去做。否則,即便吃了一次虧,也不會有第二次了。

  而且,在某些時候,一些關鍵信息的給予,恰恰更有助于保護個人隱私。比如,指紋識別技術應用。身份證升級后采集的指紋信息,避免了違法犯罪分子冒名頂替作案嫁禍的風險;消費支付通過指紋代替手動輸入密碼,防止被盜刷,提升支付安全性。

  可能有人會說,數字科技的應用,也會產生一些漏洞。像刷臉支付技術漏洞,讓違法犯罪分子通過朋友圈等社交軟件盜竊照片作案。

  但可以看到的是,漏洞一旦發現,個人還可通過法律手段來維權追回損失,政府和相關企業會通過技術手段迅速修補,進一步提升安全性。那時,便捷性與隱私安全不就實現“二者得兼”了嗎?畢竟,任何一項新興技術,即便試驗做得再完美,在未投入大規模應用之前,一切都還不確定。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帥泉

  ■他山之石

  螞蟻金服風險管控探索

  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阿里巴巴螞蟻金服運用先進科技,給民眾生活帶來的便捷性不言而喻,但如果缺少了安全性,一切就變得毫無意義。如何控制風險,是業界關注的頭等大事,也是螞蟻金服支付業務的立身之本。

  進入互聯網行業早、耕耘深,讓阿里巴巴的風險控制長期以來處于行業領先地位。早在2013年,時任阿里小微金融服務集團安全副總裁的江朝陽就曾透露,國內支付行業的整體資損率大約為萬分之一,而支付寶的資損率為十萬分之一。

  到2017年7月召開的網絡安全生態峰會上,螞蟻金服董事長(時任CEO)井賢棟表示,螞蟻金服的智能風控大腦,可以7*24小時對每一筆交易進行風險識別,識別速度只需人眨眼時間的1/10,支付寶的資損率已長期小于百萬分之一。根據螞蟻金服官網的表述,這種資損率低于被隕石打中的概率。

  實際上,在當年被曝出人臉識別的問題后,支付寶曾回應如下,“支付寶的人臉識別準確率超過99.6%,結合眼紋等多因子驗證,準確率能達到99.99%,超過肉眼識別97%的準確率”。也就是說,即使在存在問題的情況下,數字技術的安全性仍舊遠遠拋出人工一大截。

  2018年,螞蟻金服表示,資損率低至百萬分之零點五,穩居世界第一,而排第二的同行資損率萬分之六。

  取得卓越成績的背后,是螞蟻金服超過1500個員工和2000臺服務器,專門用于風險的監測、分析和處置,進行風險管理。強大的數字技術,實現平均100毫秒實時風險識別與管控。

  而且,即便用戶不幸發生損失,螞蟻金服也已經建立了包括快捷支付保障、余額支付保障、手機支付保障在內的一整套會員保障體系。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技術,敢保證百分百的安全。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帥泉 綜合報道

亿电竞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 JBO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lol| 竞博电竞| 官网竞博| JBO体育| JBO|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