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風電的“下半場”

近觀廣東海上風電如何應對雙重壓力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0-04-28

  廣東省內裝機容量最大海上風電項目——陽江南鵬島珍珠灣海上風電項目進行風機葉輪吊裝。(譚文強 攝)

 

  國內疫情好轉,產業逐漸恢復,連海上都頗不平靜起來。

  沒有人想浪費分秒的時間,在粵港澳大灣區的海岸線上,建設者們忙活著風機矗立、線纜敷設,畢竟早一天建成發電,對于投資者來說,就意味著早一天回本盈利。然而,疫情全球蔓延之下,一些關鍵設備的供應還是受到一定影響。

  與此同時,距離中央財政補貼取消的截止時間愈發逼近。補貼取消,對于新興發展的海上風電產業來說,必然造成一定的沖擊。有從業者呼吁,中央政府主管部門適當調整政策,或是地方財政“接棒”補貼。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隨著近年來海上風電產業國產化水平提升,成本逐漸下降,補貼退坡是必然。而且,從長遠來看,任何一個行業發展最終都要邁入完全的市場競爭。現階段退補,能盡快促進行業優勝劣汰。

  面對疫情和退補的雙重壓力,搶裝潮下廣東海上風電行業,該如何應對?

  A 確保今年投產200萬千瓦裝機

  搶裝并不是個新詞。

  2019年5月,國家發改委下發《關于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一紙文件明確了風電行業的平價時間表,中央財政把行業補貼的截止時間,擺上了桌面。

  時間分幾個節點,最后一批是截至2021年底。這意味著,留給行業建設者們“大興土木”的時間,不到三年。

  “搶裝潮”由此而來。

  此前一年的2018年4月,廣東省發展改革委發布《廣東省海上風電發展規劃(2017—2030年)(修編)》。發展目標明確:到2020年底,開工建設海上風電裝機容量1200萬千瓦以上,其中建成投產200萬千瓦以上;到2030年底,建成投產海上風電裝機容量約3000萬千瓦。廣東省政府希望將海上風電打造成國際競爭力強的優勢產業。

  以明陽智慧能源集團股份公司為代表的海上風電領先企業和包括三峽、國電投、中廣核、廣東省能源集團等在內的能源國企,馬上投身其中,積極爭取財政補貼,加快項目投資建設,趕上這波“搶裝潮”。

  補貼,是新興產業培育的重要方式。公開資料顯示,海上風電每度0.85元的標桿電價,約合每度電補貼0.4元,是陸上風電度電補貼的3倍。而陸上風電年平均利用2000小時,海上風電則可達3200小時,其利用率是陸上風電的1.6倍。

  雖然受疫情影響,但廣東省政府并未打算延緩年內海上風電裝機建成投產200萬千瓦的目標。4月9日,廣東省能源局發文,要求各單位加快項目建設,確保完成并網容量規劃目標。

  中廣核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章建忠在4月17日“全球疫情下中國風電產業應對策略研討會”云端視頻會議上表示,受疫情影響,一些項目進度確實較計劃時間延遲,但中廣核全年建設目標沒有改變。

  參與《廣東省海上風電發展規劃(2017—2030年)(修編)》起草研究的廣東省電力設計研究院總工程師、副總經理裴愛國預計,按照目前已開工項目的復工復產情況,通過參建各方共同努力,投產200萬千瓦總體目標可以達成,“國內風機裝備企業復工復產總體效果不錯,主機廠家在積極協調的同時,加大了項目供貨的整體協同,努力跟上風電吊裝建設進度。”

  B 補貼是否該延續

  目標未變,這并不意味著,受疫情影響不大。

  國內抗疫成效顯著,但放眼全球,尤其歐洲地區正遭受疫情嚴重沖擊。掌握風電核心裝備的歐洲企業生產受到影響,直接導致我國一些項目供貨變慢。

  “像風機主軸承,全世界只有德國、瑞典等少數幾家企業能制造。疫情蔓延到歐洲,影響顯而易見。”廣東電力設計研究院風能技術中心主任周冰稱。

  根據市場經濟規律,當供貨少碰上“搶裝潮”,風機設備的價格抬升成為必然。并由此帶來人工、服務等各環節價格抬升。

  疫情造成行業成本提升,而退補截止日期就在看得見的將來。這讓正飛速發展的海上風電行業前景,變得似乎不太明朗。

  補貼政策是否調整?業內出現了不同聲音。

  有一種觀點認為,我國海上風電尚處于起步階段,雖然國產化技術、裝備等方面取得一定成就,但想在短期內降成本至“無補貼”程度,難以達成。退補,可能引發行業大動蕩,不利于產業發展。

  媒體《風電頭條》日前代表行業企業公開呼吁,希望國家產業政策做出調整延期。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則表示,是否續補應當分情況,新增項目補貼不拖欠,存量項目鼓勵轉平價。

  就目前媒體透露的信息來看,有包括廣東在內的少數幾個省份地方政府,有出臺接續補貼的可能。

  章建忠稱,廣東省對海上風電比較支持,正在考慮省補事宜,預計省補可能性較大。江蘇、遼寧也比較支持海上風電,但地方補貼態度不明確,預計有可能開展省補。

  能續補固然不錯,但另有觀點認為,退補后的海上風電,早日邁入平價上網階段,雖在短期陣痛,但經過“大洗牌”后實現優勝劣汰,對行業長遠發展并非壞事。畢竟,任何一個行業,都要邁入完完全全的市場競爭。退補的壓力,能讓更多企業激發出創新潛能,在各方共同努力的情況下,實現行業整體成本快速下降。

  粵開證券發布研究報告認為,2021年平價后的風電項目利潤仍舊可觀。整個產業鏈將不受補貼限制,完全的市場化運行,帶來一些優秀的投資商、零部件企業的頭部效應顯現,整個行業強者恒強的態勢將更加明顯。

  就廣東而言,裴愛國認為,作為經濟發達地區,其電價承受能力更強,如果未來保持有序、可持續開發,多選擇風資源、地質條件相對好的場址,不盲目開發條件差的場址,可實現很大程度的降本增效。

  ■ 對話

  廣東省電力設計研究院總工程師、副總經理裴愛國:

  海上風電要技術創新早日走向深遠海

  參與《廣東省海上風電發展規劃(2017—2030年)(修編)》起草和多個海上風電規劃建設,不久前還作為廣東省海上風電產業聯盟牽頭單位向廣東省能源局提交了海上風電研究報告,廣東省電力設計研究院對于廣東海上風電產業再熟悉不過。該院總工程師、副總經理裴愛國接受記者專訪,表達了對行業發展的看法。

  記者:海上項目需考量的因素較陸上更多,臺風、海潮等氣象因素影響很大。這對風電設計和施工提出了哪些難題?

  裴愛國:海上風電與陸上風電所處的環境完全不同,設計方法和施工工藝差異也很大。海上風電工程屬于海洋工程,與海洋油氣工程相近。我們借鑒海油工程積累的經驗,同時根據海上風電的特點,有針對性做好設計和施工。設計方面的難題有巖土勘察、風資源評估、基礎的選型與設計、海上升壓站、海底電纜設計,這些難題只有通過加大科研投入,掌握關鍵技術,并通過工程實踐不斷去解決;施工方面的難題主要是窗口期短,比如湛江外羅項目,平均全年僅有105天可以施工,海洋環境會受施工船舶、臺風、復雜地質等影響。這方面主要是培養優良的施工隊伍,建設高性能的施工船舶,不斷積累經驗。

  記者:國際上,尤其歐洲,發展海上風電較早,為我國發展海上風電提供了哪些借鑒意義?您又如何看待廣東省致力發展海上風電的戰略布局?

  裴愛國:通過近10年的發展,我國海上風電產業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裝機容量躍居全球第三位。但我們也清醒地注意到,我國海上風電產業剛剛興起,與歐洲先進國家相比,還存在較大的技術差距。歐洲一直是我國海上風電的對標方,無論是產業政策、整機設計制造、施工船機裝備設計制造、工程勘察與設計、運行維護,還是產學研、金融保險體系等均值得我國借鑒和效仿。同時,我們也注意到,歐洲的海況、風資源條件、地質條件等建設條件與我國差異極大,我們的裝備和方案設計必須更有針對性。我們得在消化、吸收歐洲技術的基礎上再創新,最新的成果體現在我院牽頭主編的國家《海上風力發電場設計標準》(GB/T51308-2019)。

  廣東省提出的大力發展海上風電的戰略布局,主要考慮能源結構調整(綠色、低碳)、資源稟賦、能源安全等因素,為產業鏈上下游提供巨大商機。通過海上風電的規模化開發建設,打造較為完備的產業鏈,實現廣東省海上風電產業高質量發展。

  記者:目前建設工程都在近淺海,未來會走向深遠海嗎?相關技術設備研發能否跟得上?

  裴愛國:從近淺海走向深遠海,是海上風電發展的必由之路。針對離岸距離雖遠,但水不深的情況,現有技術裝備是完全可以應對的;水深超過50米的情況,采用固定式樁基礎不再具備經濟性,會用到漂浮式基礎,這在歐洲已經有應用了。對電網接入而言,離岸遠近是選擇海上送出方式的重要分水嶺,按照目前的技術和裝備價格水平,離岸75千米是選擇交流或柔性直流方案的平衡點。我們和南方電網公司都在研究柔直接入問題。江蘇如東項目也已開工,是國內首個柔直海上風電項目,電壓等級達到±400千伏。

  廣東省海上風電規劃有超過5000萬千瓦裝機屬于深遠海項目,業內已針對未來開發部署了新一輪的科技創新,主要包括浮式基礎關鍵技術、柔性直流輸電技術、深水牧場與海上風電場結合、海上風電制氫等研究。進行相關技術準備的同時,也開展示范項目的申報,并推動專屬經濟區海上風電開發立法等工作。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帥泉

亿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lol| 官网竞博| JBO竞博| 竞博| 竞博JBO| JBO|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竞博JBO| JBO体育| 官网竞博|